当前位置:ncsn.cn两性罗琦吸毒曝光后移居德国 疑为“假结婚”
罗琦吸毒曝光后移居德国 疑为“假结婚”
2022-11-22

时间:1998年1月18日-2004年3月26日

地点:德国柏林

她,以13岁的年龄出道唱歌,四年后便成为“中国第一摇滚天后”;她,18岁在歌唱事业最巅峰时失去左眼,却选择坚强,迅速重新崛起;

她,1997年在南京被爆出吸毒丑闻,一夜之间便成为国内第一个被揭露吸毒经历的明星;她,1998年突然选择远赴德国柏林定居,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正如她的离开一样,2004年她又风一般地重返中国,复出乐坛。今年,她作为《我是歌手》第二季选手之一,成为话题焦点。她,就是罗琦。

就在1998年大家还在为罗琦年少成名,却跌宕起伏的人生唏嘘感叹不已之时,她已悄悄地退出歌坛,移居德国。从此,几乎没有传来半点关于她在德国的消息。从1998年到2004年她重新回归中国,罗琦究竟是怎样度过在德国的这六年的呢?原来在这段时间里,她虽然没有出现在国内媒体的报道中,但曾经在柏林接受德国《滚石》杂志(以下简称《滚石》)专访,也曾经上德国某电视台访谈节目。南都特约德国作者追寻着罗琦在德国生活过的点滴片段,同时参考了她在2004年回国后接受部分国内媒体采访回忆起的德国经历,希望能重现她在异乡这些年的故事。

1998年1月机场

一下飞机就被德国警察拦下

1997年,罗琦在南京演出时毒瘾发作,被出租车司机带到派出所。一时间,全中国都知道了罗琦吸毒的丑闻。罗琦在接受媒体人玫瑰采访时这么说:“我不知道歌迷们会怎么想,一想到再不能唱歌了,死的心都有。”这一篇采访至今仍在豆瓣论坛广为传播。那一年,她22岁。三个月的法定戒毒结束后,罗琦以旅游者的身份去了德国。2004年回国后,她曾对音乐人张阿牧坦承,吸毒丑闻曝光是她出发去德国的主要原因,“刚好有这么个机会,朋友让我过去散散心。但当时不是因为压力,而是自己的状态,因为当时觉得在国内大家都在盯着这件事情,新闻炒得也比较大。”

1998年1月18日,罗琦乘坐的飞机降落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下了飞机,罗琦却在机场被德国海关的警察拦下。“虽然他们觉得我的护照和签证是真的,却不相信我的照片是我本人。”罗琦在接受《滚石》记者StefanK rulle采访时这么回忆道。具体原因罗琦不愿意透露。就这样,没有水,没有面包,没有翻译,刚从中国戒毒所“逃离”出来的罗琦还未踏入异乡,就在机场被扣押了24个小时。“和我一起被扣留的都是亚洲人——— 这是一种歧视,我开始感到了伤害!”在接受《新新华人》记者王忆采访时,罗琦这么说。

从那天开始,罗琦在德国一呆就是6年。因为什么呢?可能这其中有许多原因。但罗琦说,“因为爱吧”。因为在到达德国两个多月后,她就认识了她的老公Jan(洋)。“在国内的有些人眼里,一个吸毒的人可能比一个杀人犯还要可恨,不会用平等的眼光去看待。在德国,大家觉得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当谁犯错时,应该拉他一把,而不是把他推得更深。”

●“如果有一天,孩子长大了,看到母亲的历史,你怎么给孩子解释那段往事?”我问。“我觉得跟孩子既是母子关系又是朋友,应该让孩子知道母亲曾经走过的错路,让孩子今后不要走母亲走过的路。”

——— 主播兰婷采访罗琦(2007年7月《名人坊》栏目)

1998年3月婚姻

德国政府怀疑他们是“假结婚”

由于当时签证类别的限制,罗琦不允许离开这个城市。柏林,这个对罗琦来说完全陌生的城市,语言不通,路标不懂,没有一个人认识和了解她的过去,她像生活在真空里一样,只好一切从头再来,努力适应,重新尝试着结交朋友。在柏林的一家中国餐馆里,通过朋友的朋友,罗琦认识了Jan。Jan当年36岁,从事企业咨询顾问工作,刚从汉堡迁居到柏林,准备改行做电影制作助理。“两天以后,”罗琦在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笑着说,“我问他:你想要什么?”“我想要和你在一起!”“我也想和你在一起!”这段听起来只会在电影剧本里出现的对话真实地“发生”了。两个还无法用同一种语言交换甜言蜜语,或只是完成简单日常交流对话的异国情侣,在相识三天后便订立了婚姻之盟。

罗琦在回国后接受主播兰婷的采访时曾经说起丈夫的“求婚故事”:“就在第三天我们见面的时候,那天晚上,在他送我回家的路上,我记得当时我们坐在车上,正好车从东柏林到西柏林的当中,他就问我:‘你是不是愿意嫁给我?’从此,我们就牵手了。”

然而,完美幸福的大结局不会那么轻而易举。做出了结婚的决定,迎接两人的是漫长而繁冗的结婚手续办理过程。“假结婚”是所有政府部门对他们的一致判断,对他们来说,这个词简直有如梦魇一般。“他们苛刻地把所有关于我们之间的问题都问尽了。”在《滚石》杂志采访中,Jan说道,“问我为什么偏偏要和一个中国女孩结婚。”

1998年7月,罗琦和Jan终于完满结婚,还拥有了一个舒适温馨的公寓。有了温暖的家就等于有了靠山,罗琦开始迎接新的挑战。

●“Jan一直试着引起我的注意。我看到他的第一感觉:挺帅的,挺开朗的。之后,他就每天请我吃饭,去酒吧,第三天晚上就向我求婚。他自己一直说是第四天。”罗琦毫不掩饰她的幸福。“这之后,我们就开始了‘斗争’。很困难。我不知道你是这么难对付的女孩。”Jan笑着对罗琦说。“刚结婚时,我每天学做饭,给我妈打电话,问她怎么做,一点点学习,直到后来我身边所有的人都争着来吃我做的中国菜。后来还学会了上网,有了自己的网页,在网上和歌迷们交流。出国之前我一直是漂泊状态,遇到Jan之后,他让我安定了下来。”

——— 易立竞采访罗琦(2008年1月《南都人物周刊》)

1999年7月戒毒

慢慢熟悉了柏林的所有马路

几乎短短的一年后,罗琦借着Jan和美沙酮的帮助,完全戒掉了毒瘾。她那坚强的女斗士精神又一次占据了上风。罗琦对音乐人张阿牧透露,丈夫在还未与她结婚时就知道她吸毒的事实,“我认识他的第一个晚上就非常坦白地告诉了他我的经历和当时的问题。他觉得我是一个病人,一个需要帮助和爱的人,而不是歧视。出国后第一次回国也是他陪我一起的,我们就说,对于那些走错路的人,应该多一些宽容,而不是歧视,这样只会把他们推向更深的深渊。”这说的是,2004年回国后,她在Jan的陪同下,回到自己曾经呆过的南京戒毒所探访,感谢该所工作人员对自己的帮助和照顾。

戒毒成功以后,罗琦逐渐建立了新的朋友圈,喜爱聚会的她经常和朋友在酒吧中听着音乐,把酒言欢直到深夜。Jan会把地铁线路和最晚的班次都给罗琦写在小纸条上,生怕这个贪玩的小女生会忘了回家的路。“那段小女人的生活,巨美。”慢慢地对柏林的所有马路熟悉之后,罗琦就开始想唱歌这件事。Jan遂将罗琦的唱片刻成很多碟,陆续寄给唱片公司。最终,她找到了制作人,然后还开始含着筷子朗诵英文歌词,再突然把筷子拿掉,这样就能唱出没有口音的英文歌了……

●“我在德国第一次见我的戒毒医生就是在他的办公室,他问我,你真的想戒掉吗?我说真的,他说O K,那我帮助你,而且是免费的。我吃的是美沙酮,我太心急了,停药停得太快,第一次停药时,第二天身体就有反应了。我记得那时是下午5点多,我丈夫给医生打电话,医生本来已经下班了,但是他说你赶快带她过来,我等着她。然后我丈夫就牵着我的手去坐轻轨,在动物园火车站,那就是一个卖毒品的地方,我当时的眼睛就在找那些卖毒品的人,我丈夫一直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带我见到医生。”

——— 新闻面对面节目采访罗琦(2004年4月C C T V )

1998年-1999年陷阱

重新出发却险被骗签卖身契

彷徨,不仅在Jan和罗琦一同周旋于各种结婚登记部门的那几个月中,在数不清的他带罗琦去戒毒医生那儿就诊的时间里,还有在拜访一个自称是“大腕”的音乐制作人的时候。在罗琦和Jan刚结婚的几个月里,她认识了一个制作人,他表示被罗琦的声音深深打动,更是许下诺言会马上为她在德国发行第一张专辑。“必须用英文歌词,因为中国式摇滚在这儿没有人会感兴趣!”罗琦开始编织一个美梦。“终于可以再次走进录音棚,可以享受来自音乐的,而不是毒品的兴奋。”她开始经常想念中国,想像她再次回去的场景,以来自西方的摇滚巨星的姿态再次站在北京的舞台上,接受千万人的注目。

“我还是很爱国的,毕竟中国没有对不住我。我来到德国以后,发现自己更爱国了。”可现实的生活中,并不是所有的金子都会发光。那个所谓的制作人,实际上只是个招摇撞骗的门外汉,只想把罗琦套牢到一份陷阱合约中。“我差点就和他签下长达八年的合约。”罗琦在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说。“那些所谓强大的唱片公司网络资源也都只是他的天花乱坠。”一个又一个无法兑现的承诺,美好远大的计划瞬间化成泡影,罗琦开始感到日子在新的故乡变得难熬起来。

既然已经远离祖国,远离过去的音乐圈,与一名德国男人结婚,为什么不选择做一个传统的德国家庭主妇,或者变成一位在大学里求学的中国学生,重新开展在异国的新生活?为什么要重新选择回到音乐这条路?罗琦的解释是,“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就是我的话筒”。音乐人张阿牧在一篇文章中写道,罗琦说,“在欧洲,没有人会期待或等待一个从中国来的歌手,所以需要自己去给自己创造机会。等于所有的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很难。慢慢地才找到音乐人,和他们在一起制作。我也开始尝试用英文演唱自己的歌曲,这在当时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挑战和突破。”

2000年曙光

第一次在柏林唱英文歌

可罗琦的音乐事业仍然停滞不前:在摆脱了第一个“所谓”的制作人以后,罗琦开始到处询问,四处打听,在德国的唱片界寻找一丝机会。她对《滚石》的记者说,“我当然暗自憧憬过,他们能觉得我这样一个来自中国的女歌手更具异域风格的吸引力,而且我过去在中国的成功也一定能打动他们。”可是现实并非如此,德国早已完善的工业化音乐体系对这样的风格似乎并不青睐,大部分的尝试和询问都无疾而终。1999年的1月,罗琦第一次丧失了所有勇气和乐观的希望,经历了一段生活的低潮。“我甚至想重新接受那份陷阱合约,或是悄无声息地又回到中国去。”毕竟,她觉得,在中国,人们还没有忘记她。

直到罗琦1999年中在葡萄牙结识了前任德国摇滚乐队Spliff的成员M annePraeker,事情才出现了转机。M anne一通打给德国大众汽车音乐才华推广部门的电话,让罗琦有机会认识了德国知名制作人MosesSchneider(曾和为电影《罗拉快跑》插曲献唱的女歌手Susie V an D erM eer合作)。M osesSchneider为德国众多摇滚歌手和乐队制作过唱片,继而将罗琦介绍给了一支来自汉堡的摇滚乐队Pornom at,他们的主唱刚好离开了乐队。于是,罗琦和Pornom at乐队的三位成员见了一面,大家相谈甚欢,计划要在2000年9月一起推出一张新专辑。罗琦甚至幻想着9月便能带着新的乐队一起回到北京开一场演唱会。

在罗琦的个人官方网页上,我们从一篇采访报道中得知,她在德国的第一场演出,是她作为德国另一位音乐制作人汉诺(H annoB ruhn)的朋友和嘉宾,在柏林一间爵士酒吧Q U A SIM O D O里,演出非常成功,在场的德国人都被她的声音深深折服。“我记得第一次演出时,那个场地所有的人只有我一个人是亚洲人。当时也是第一次用英文公开演唱,但唱完第一首歌之后,反响很好。在那一瞬间,我就觉得其实我也可以用英文唱歌。”此后,她经常在这间从1975年成立至今的爵士酒吧中进行一些表演。但终究,她还是选择回到中国。

(编辑:丽丽)